周报告和月度报告除了在媒体发布外

2018-07-03 15:31

记者调查发现,兼职时权益受到侵害的大学生不在少数,很多大学生选择忍气吞声,很少有人主动采取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不知道怎样维权,也嫌麻烦,还担心用人单位报复。”烟台大学另一名大学生表示,她去年被网上兼职骗过,工资和押金都被扣掉,也想过报警和起诉,但是想来想去,最后作罢了。

“这是我和同学两个人今年暑假兼职时缴纳的服装费押金,给开了一张押金单,还嘱咐单子别丢,以后押金可以退。”马小冬告诉记者,想着以后还能赚钱,俩人也没考虑太多。

四个月的时间里,没有要回一分钱。奔波在学校和ktv之间的马小冬有些无奈。马小冬告诉记者,当时一起兼职的人至少有20个,大部分像他们一样,是利用暑假出来兼职赚零花钱的学生族,而且他发现,这些人中大部分也没有留下工作。“本身就是穷学生,想兼职补贴生活费,没想到还‘倒贴’500元。”马小冬跟记者说,在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心里,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烟台网上问政平台———烟台民意通,已经正式入驻大小新闻,水母网“烟台民意通”升级融媒民生服务平台,由烟台日报、水母网和大小新闻“一报一网一端”合力打造。“烟台民意通”的重装升级,最大的变化,是原有水母网“烟台民意通”入驻大小新闻客户端(新版)。之后,只要用户登陆大小新闻客户端,点击并进入下方的“圈子”,找到“民意通”,即可向有关部门发起提问。广大市民除了通过手机上传文字和图片外,还可以随手拍视频上传,让相关部门和单位更加清楚地看清问题所在。同时,用户也可以对各部门、单位的回复情况进行点评,更为直接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注意,评论还可以获得大小新闻积分(持积分可以免费兑换奖品)。

记者查询劳动法,第九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得扣押劳动者的居民身份证和其他证件,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

讨要押金4个月未果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到马小冬。马小冬是烟台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今年暑假,他和同学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招收客房服务员的兼职信息,决定去试试。面试地点在三水大厦,只说了几句话便通过了,临走时被对方告知收取200元服装押金。由于对方声称押金会退还,他和同学也没多想,就现场缴纳了共400元。第二天,他们拿着面试者给的推荐信来到百盛五楼,才知道工作地点是歌友汇ktv。“我们想着,整件事还比较正规,除了兼职信息不符,押金条没有章,就留下来了。”马小冬告诉记者。

“烟台民意通”融媒民生服务平台,将于每周、每月形成周报告和月报告,总结市民反映的热点难点问题,以及相关部门和单位问题答复和解决情况,各部门和单位的回复率和满意度红黑榜也将一同发布。周报告和月度报告除了在媒体发布外,还将提交给烟台市机关工作委员会以及相关部门和单位。

责任编辑:王蕾

马小冬告诉记者,这已经不是对方第一次敷衍自己了。“上门去讨要时,ktv前台有时候说张经理不在,有时候又说张经理只是租用ktv的场地,跟ktv没任何关系。”马小冬和同学三番五次讨要,也没有任何结果。

业内:千万不要先掏钱

在其中一次通话中,记者听到,马小冬说:“张哥,对不起啊,我跟你道个歉,刚才确实比较着急。”张经理说:“没事,不着急,你继续说。”马小冬说:“你看我这500块钱一拖就是4个多月了是不是?”张经理说:“嗯。”马小冬说:“我真的是有点心急,想要这个,你现在能不能答应我,挂了电话能不能把钱立马打到我支付宝?那100块钱卡费我不要还不行吗?”张经理说:“嗯,行。”挂掉电话之后,马小冬并没有收到押金退款。

在接受采访时,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张押金单。由于时间太久,单子上的字迹都模糊了。记者仔细辨认该押金单,上面显示收款单位为环球娱乐,收款时间为今年7月7日,收取现金400元,收款事由为“服装费”。不过押金单上,并没有收款单位的盖章。

在接受培训的4天,他们每天被要求背酒水单,期间俩人还交了100块的工作卡费,“这个没有押金单,而且当时就说明了工作卡费不给退。”马小冬说。最后一天考核时,ktv负责人却以背不熟酒水单为由,辞退了马小冬和同学。至于缴纳的押金,该负责人声称,5个工作日之后,财务部会打电话把这笔钱退还给他们。如果超过时间没接到电话,他们可以找另外一位负责人张经理索要。

大小新闻记者 信召红 杨春娜 摄影报道

没上过一天班,没领过一分钱工作,也没有看到所谓的工作服和工作卡,马小冬和同学认为这500元钱交得实在是“冤枉”。

还没上班,就要交500元押金

记者联系到一家企业人力资源工作人员,他提醒大学生找兼职时一定要多留个心眼,如果要在网上找,首先必须要找正规的招聘网站,其次不要轻易相信论坛或qq上的招聘信息。如果在应聘中一旦碰到要求职者先掏钱、押东西或者支付其他五花八门的费用时,就应该果断放弃,因为这是劳动法所明确禁止的。还有就是不要轻易泄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手机号、银行卡等。

不少市民登陆大小新闻,反映身边的大事小情,记者也将每天跟踪报道,将依托党报、手机移动平台、网站的影响力和优势,对市民关注的热点民生问题进行追踪式采访报道,将问题一追到底,推动事情的解决。

为了要回押金,记者也电话咨询了市人社局劳动监察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在校大学生与用人单位建立的不是劳动关系,因此不属于他们的受理范围。马小冬和同学还到公安部门报案,民警建议大学生们直接到法院起诉。“作为在校学生,我们根本耗不起,也不清楚打官司要牵扯多少精力和财力,证据可能也不充分。”马小冬说,和同学商量之后,决定暂时不走起诉的道路。

“我和同学七月份在芝罘区一家ktv找到兼职,面试通过后还没有签合同,被对方索要工作服装押金200百元,接受培训期间又被索要工作卡费50元,培训结束后被以背不熟酒水单辞退,这笔钱至今未退还。”11日,烟台大学大三学生马小冬(化名)在大小新闻民意通栏目中反映,遇到这种情况的人不下20个,大部分和他一样是学生出来兼职的。

从7月12日离开ktv,一直到今天,这笔押金也没有收回。马小冬录制的电话录音和ktv视频证据显示,期间他们曾多次打电话索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