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只停留在发发文件、喊喊口号的层次上

2019-02-20 01:40

杨小军建议,国家急需制定关于政府大楼的硬性标准,比如各级政府大楼预算的上限、建筑面积的上限、政府大楼不成危楼不能新建等,对违反标准的政府领导严厉追究责任。

近日,一组关于政府大楼的图片引发众多网友关注。从2009年10月起,摄影师白小刺开始拍摄全国各地的政府大楼。两年间,他走了80多个城市,拍了40多张照片。许多看过这些照片的网友直呼,政府大楼的“豪华病”太严重了!

88.2%受访者直言豪华办公楼有损政府形象

为何政府大楼“豪华病”难以根治?受访者给出的首要原因是“地方政府花钱不受约束”(77.5%),其次是“官员一心想在任期内出‘政绩’,造‘形象工程’”(71.9%),第三是“一些官员将豪华办公大楼视为权力的象征”(71.4%)。

早在2007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问题的通知》,要求刹住建豪华政府大楼的不正之风。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总理也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切实降低行政成本。

其实,并不是所有政府大楼都染上了“豪华病”。武汉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就曾因简朴陈旧,而被公众视为节约型政府的正面典型。据本报近日报道,云南昆明市嵩明县县委、县政府至今还在上个世纪70年代建的老房子里办公,而该县一些中小学的环境几乎超过了大学。

在受访者看来,治好政府大楼“豪华病”的三大措施依次为:问责主要领导(79.5%);推进预算公开,让预算对政府的约束变硬(75.9%);加强审计监督(73.3%)。

调查中,88.2%的受访者直言,作为“形象工程”的豪华办公大楼,不但不能提升反而有损政府形象。(记者 向楠)

“十一”假期,北京市某事业单位员工王威(化名)去了山东省某海滨城市旅游。旅游中,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该市下属某区的政府大楼——十多层的政府大楼拔地而起,建筑面积非常大。大楼前面是宽阔的广场,在广场四周散布着税务局、检察院等机关大楼。整个建筑群一眼望去,非常豪华、气派,“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市属区的政府办公楼”。

“政府大楼‘豪华病’难根治,关键在于没把好预算关口。”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教授指出,对于动辄要花上亿元建设的政府大楼来说,按道理应该走人大的预算审批程序。但实际情况是,地方政府要建大楼,很少找人大,基本上是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并且,对于政府大楼“豪华病”的治理,也只停留在发发文件、喊喊口号的层次上,没有认真思考如何从政府预算的角度规范这一问题。

政府大楼“豪华病”有哪些症状

李成言认为,治疗政府大楼“豪华病”的关键在于加强预算管理,让人大真正把好预算关。同时,也应该像公开“三公”经费一样,把政府大楼的预算以及实际执行情况详细地向全社会公开。

其他症状还有:占据繁华地段(61.0%);与大楼配套的景观奢侈(60.7%);争相模仿天安门、白宫等著名建筑(37.2%);建筑设计奇特(35.8%)等。

其他原因还有:背后存在吃回扣、寻租等猫儿腻(68.7%);审计不够频繁、严密(63.6%);许多地方在建政府大楼上存在攀比心态(59.5%);招商引资成为建豪华办公楼的借口(44.1%)等。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新浪网,对1259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4.2%的受访者认为当下政府大楼的“豪华病”严重,其中60.8%的人认为“非常严重”。

白小刺说,一些政府大楼特别雄伟,周边又很空旷,看起来好像天地间就这几栋建筑似的;还有一些政府大楼,盖得非常豪华,但是下班后空无一人;大多数政府大楼喜欢采用高台阶、大柱子、大广场等建筑元素,“站在这些豪华的政府大楼前,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特别渺小,与这些大楼的心理距离很远。”

同时,仅2.7%的人表示自己居住地的政府大楼“简朴”。对不同地域的受访者比较发现,东部地区的受访者中,认为居住地政府大楼豪华的比例最高,达88.0%;中部地区其次,这一比例为85.8%;西部地区最低,这一比例为79.2%。

政府大楼的“豪华病”表现为哪些症状?排在前三位的选项分别是:占地面积过大(84.1%);装修精美(76.6%);楼房过高过多,远超实际需求(63.4%)。

编辑/守拙

民意中国网一位网友留言说,现在许多地方大建豪华办公楼,美其名曰是为了改善政府形象。殊不知,在老百姓眼里,简朴的大楼远比豪华大楼更能为政府赢得良好的形象。

其他措施还有:纪委应发起晒各地政府办公大楼活动,让公众参与监督(66.6%);媒体加强对豪华政府办公楼的曝光(63.1%)等。

政府大楼“豪华病”为何难根治

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杨小军教授认为,政府大楼“豪华病”反映了,当前地方政府花钱冲动难以得到有效抑制的状况。首先,政府建豪华大楼,一般都摆平了相关的程序,很难对违法违纪行为进行惩处;其次,许多地方政府盖楼,用的是自己小金库的钱,上级政府部门很难监督;第三,许多政府决策时,老百姓几乎一无所知,根本无从监督。“当各种监督渠道都不能发挥有效作用,政府大楼的‘豪华病’自然难以得到根治。”

“建豪华政府大楼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最根本的治理方法还是让纳税人监督。”杨小军表示,治理不能只靠发文件,最重要的是赋予老百姓监督当地政府花钱的畅通渠道与实实在在的权利。

白小刺告诉记者,在决定拍摄“豪华的政府大楼”时,他担心找不到合适的拍摄对象,还在网上发帖号召网友贡献素材。然而,当他走了几个城市后发现,这样的素材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