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带来的诱惑早已掩盖了恐惧

2018-06-11 20:46

2015年12月22日,沉寂7年复活的网红沉珂发了一条微博,瞬间评论超过了17万条,点赞近35万人。

这正是整形失败者的梦魇之处:一方面,她们要承受身体的痛苦,另一方面,维权的艰难又在加深着精神的痛苦。

有的人因为整形而走向自己人生的巅峰,也有的人却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不论是哪个方向,只要跨进这条路,也许就没有退路

更让殷芳懊恼的事随之到来,在下巴两三个月的恢复期当中,出现了挫疮粉刺,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长过的。,同时,下巴还会发生位移,只要轻轻一碰,就变形了,看起来非常突兀,形状奇怪,摸起来很硬。

而在现实生活中她还在一家公司从事客服工作,每天和不同的人打交道,身心累得不行,回家了就想躺着睡觉。现在,她在想,是不是可以职在家做网店和代购。

下巴发生位移,只要轻轻一碰,就变形。容失败后,殷芳每天出门都要带着口罩

我再也不相信整容了,易霞的语气带着怒气与无奈。在株洲,类似易霞消费的美容机构已有上千家,值得注意的是,割双眼皮、纹唇、纹眉、隆胸等项目,其实属于医疗美容范畴,与易霞一样,大部分消费者并不清楚,没有取得医疗美容资质的美容机构,是不能从事医疗美容项目的。不过,即便在正规医院进行整形的殷芳(化名),也没有完成身体的蝶变。27岁的殷芳一直很爱美,下巴短是她心中最大的遗憾,因为下巴过短,她的整个面部在看起来不协调,即使她五官非常清秀,也无法遮掩这个缺陷。

和丈夫分居后,儿子肖肖就寄养在了菲菲父母家,菲菲与记者抱怨,丈夫不负责,从未给过儿子一分钱。随后她又陷入了低沉,许久才开口告诉记者,自己也未给予儿子过太多关爱,频繁的整形,让本就收入不高的她根本无暇顾及儿子,肖肖一切费用均由其父母负担。

此后,她的心犹如春天洒下的种子,每天都盼着它发芽长大。三个月的疗程结束后,春雨变成了暴雨,也冲醒了她。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花钱还是其次,我还经常在上班时间借故请假做治疗,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形失败者的梦魇之处:一方面,她们要承受身体的痛苦,另一方面,维权的艰难又在加深着精神的痛苦

去年11月,殷芳决心对下巴进行改造,因为一直就听说整形行业风险大,存在后遗症可能,她选择了价格较高的公立医院整形科。医生对殷芳进行了假体隆下巴整形,将雕塑好的假体置入下颌区域,10天左右就可以拆线。

菲菲和网红不同的是,朋友圈最显眼的背景图,不是她艳美的照片,而是她还两岁的儿子肖肖(化名),留着不多的头发,帅气、可爱。

半个月前,长沙的媒体报道,25岁的女孩李爱美(化名)在这所医疗美容医院花费4万余元进行了假体隆鼻、隆胸等手术。

锥子脸、大眼睛、高鼻梁、身材颀长、皮肤白皙与许多在淘宝上爆红的店主一样,菲菲也有着类似的外貌,人们约定俗成地把她们称为网红脸。

很少看新闻的菲菲对此并不知情。出乎我意料的是,即便在听到我的述说后,她的表情与语气还是很淡然。整容就是这样,没有绝对的成功,这样的心理负担我早就适应。

有了网红的外貌,菲菲开始尝试网红的生活,她去了尼泊尔,拍了尼泊尔特产珠链,配上自己艳丽的相片,回报很快到来,凭着自己的脸,购者如潮,1200元一串的珠链卖了不少。

菲菲和沉珂老家均是湖南邵阳。十年过去了,沉珂已经成为人妇,已经结婚生子,并且老公事业风生水起,两人十分恩爱幸福。沉珂无疑是成功的网红:152万的粉丝,开着人气极高、收入让人艳羡的淘宝店。同样是邵阳,还有另一个因整形而改变的人生故事却令人唏嘘。2012年,因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邵阳一位90后女子瞒着丈夫做了整形手术,结果手术失败导致脸部变形。从此,夫妻感情恶化,经常吵架、打架,丈夫还一度与女子分居。一年后,因害怕丈夫抛弃自己,这位整形失败的女子,在丈夫的饮水中投入了老鼠药,打算毒死他,我再自杀。(采写记者赵露)

在等待拆线的时间里,因为疏忽,殷芳无意把发票弄丢了。去医院拆线时,因无法提供发票,医生执意要她再交数百元的拆线费用。这让殷芳十分气愤,这是公立医院,不可能没有登记,而且医生几天前才给我做了手术,不可能不认识我。

随着近几年整形观念的变化,在闺蜜的鼓舞下,她到嵩山路一家美容会所进行丰胸,一次性交了一万多元,三个疗程的打针注射加按摩。

菲菲便去了长沙的爱思特医疗美容医院,这家医院的广告铺天盖地,在湖南许多地市的均可看到。菲菲一些条件好的朋友便是看了广告,在这里打了玻尿酸瘦脸针。6000块钱,分3个疗程,医生说脸部永久不会变形。

不久后,她又和一闺蜜来了一趟环游欧洲,伦敦、费拉拉、巴黎、威尼斯、瑞士每到一个地方菲菲都会晒自己的美图,再配上当地的一些物品,她的收入也不断增加,交往的人群发生了变化。

2010年11月15日上午,超女王贝在武汉某整形医院接受面部磨骨手术过程中发生意外,血液通过王贝喉部进入气管,引发其呼吸循环衰竭,后经转院抢救无效死亡。整形手术的风险,一度被推到风口浪尖。

然而,手术后她发现,自己鼻部歪斜,胸部一大一小、乳头不在同一水平线、乳房没有波动感。李爱美找到医院,希望院方赔偿。协商未果后,李爱美来到医院前坪,从手挽袋里拿出一叠传单,散发给医院顾客和过往路人。传单上有她手术前和手术后的胸部照片,身材瘦小的李爱美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一遍遍诉说自己的遭遇。

这一轻率的尝试却成了殷芳的噩梦,自从整容失败以后,我就不敢把下巴露出来,每天出门都要带着口罩。殷芳说。

27岁的她毫不介意地向外人坦诚,指着自己脸上的各个部位说,我的鼻子做过,下巴垫过,颌骨磨过,苹果肌瘦过,目前坚持打玻尿酸基本上所有的整形我都尝试过。她唯一没做过双眼皮,因为她从小就有一双大眼睛,那是她与生俱来充满优越感的地方。

十年前互联网开始流行时,沉珂横空出世,并以其极具个性的言论和行为成为很多青少年男女的偶像,长相平平淡淡的她通过整形和化妆,被成为中国网红的鼻祖。

与菲菲截然相反的是,住在株洲河西的易霞(化名)依旧在为去年整形的决定而后悔,已到中年的她从少女时期开始,就为大小不一样的胸部烦恼,冬天厚衣遮掩还好,夏天却苦不堪言,她身材高挑显瘦,却从不敢穿太淡薄的性感衣服显露身材,内衣里的缺陷困扰了这位中年妇女十余年。

院方的承诺没有兑现,瘦脸针的药效有限,几个月后,菲菲有些朋友们的脸部出现变形。在美容会所注射玻尿酸的菲菲同样如此,脸部每隔几个月,就会变形出现菱角。刚发生时菲菲有些后怕,仅是一瞬间,她的内心就敞亮了:皱就皱了,面瘫了就瘫了,我从不后悔!

为了保持脸型,菲菲每隔数月就要去注射玻尿酸。这似乎是一条不归路,美貌带来的诱惑早已掩盖了恐惧。一旦你拥有美貌后,就无法再接受自己的平庸,那才是真正的痛不欲生。

她带着闺蜜到店里讨公道,店家承诺送她三个疗程,如果没有效果就退款,易霞妥协离开,谁知赠送的第一个疗程还未做完,她再次去时发现,店子已经人走楼空。

菲菲也曾有所顾虑。她唯一一次没在熟悉的会所整形,是因为鼻子,。就是因为隆鼻要动刀,存在风险,会所医生不敢,便推荐我去整形医院做手术。

在肖肖两岁生日那年,菲菲拉着儿子的手,想拍一张秀母子恩爱的相片。只是拍出的相片中,肖肖的眼中却看不到对我的依恋,满满的都是嫌弃。菲菲说,没有女人不爱自己的儿子。只是她觉得自己走进了一条没有退路的路。她像一个上了发条的齿轮,转起来就无法停下,她害怕失去现在拥有的东西,重新回到以前的状态。